老年趣事

万里:健康生活 动静相宜

字号+ 作者:义工 来源:网络整理 2017-03-07 19:20 我要评论( )

万里老先生自1993年离休后,就开始了有规律的晚年生活。

  “退休不发愁,还有桥牌、网球和众多好朋友,国泰民又安,老年乐悠悠。”这是我国第七届人大委员长万里先生光荣离休后给自己写的一首打油诗。诗中既有退休生活的写照,也有他乐观的生活态度。

  万里老先生自1993年离休后,就开始了有规律的晚年生活。他的日常活动曾被长子万伯翱风趣地总结为“三打,两看,一接见。”所谓三打:就是打网球、桥牌、高尔夫。这几年,高尔夫打得越来越少,可网球和桥牌却一点也没有落下。两看,是看报纸、看文件。万老虽已不在任,但是对国家大事,中国经济发展还依然保持着一个老党员的关心,他每天都会坐在沙发上,将当天的报纸与中央和国务院的内部文件仔细地看一遍,以了解国家大事。一接见,是说万老有时还抽空和来看望他的人聊聊天。

  打网球—强身健体

  万老居住在中南海“含和堂”的四合院里,西府海棠,春华秋实,不觉已经在这里生活了20多年。自退休后,每天他的生活安排得很紧凑,上午看报,下午3点到5点是活动时间,4天打网球,3天打桥牌,严格遵守。只要时间一到,万老就会拿起球拍或是赶往桥牌室,用老爷子的话说就是“上班去喽”!万老将锻炼身体看成了上班,一天不落,一丝不苟。

  说起万老打网球的经历,还要从他年轻时在山东曲阜师范学校就读说起。那时,网球这种“舶来品”刚传入中国不久,会打的人很少,能买起球拍的人就更少。年少家贫的万里买不起球拍,便借别人的玩一下。当时的球拍柄是木制的,球拍网是手工牛筋绷制而成。网球场地也是手工临时搭建,一群网球爱好者在一块空场地上用白灰画上一条线,中间支起两根柱子,拉上用棉线或麻线编织的线绳将四周围起来,一个网球场就建好了。在这样简陋的条件下,年轻的万里练就了一手技艺高超的网球技术。

  除了战争年代和“文革”时期,万老打网球从未间断。2003年春节后没多久,有一次万老打网球时用力过猛,腰部受伤,医生建议他停止网球运动,可是万老愣是凭着顽强的毅力,在身体稍稍恢复之后就又拿起了球拍。

  万老对网球的热爱不知不觉地感染了子女。在他的带领下,五个儿女,还有儿媳、女婿,个个都是网球场上的好手。五个孙女也在祖父的熏陶下,早早地拿起了网球拍,并拜专业教练为师。兴致好的时候,万老还常常会和孙女们对垒,在球场上拼杀一番。

  万老还非常关心中国网球事业的发展。1985年,他曾回到母校视察,看到昔日的网球场不复存在,非常惋惜。一直惦记着这件事的万老,决定出资重建母校的网球场。网球场于2005年落成,被学校深情地命名为“万里网球场”。

  2005年度CCTV体坛风云人物颁奖典礼上,国际奥委会荣誉主席萨马兰奇,将“终身成就奖”颁发给了与网球结缘75载并一直致力于推动体育运动的万里先生!

  现在,已经90出头的万老每周会准时出现在先农坛网球馆和什刹海的球场上,白衣、白球鞋,站在球场内,依然帅气十足;打起球来,时不时还会发出嘿嘿的呐喊声,鹤发童颜,挥拍自如。

  打桥牌—活跃思维

  熟悉万老的人都知道,万老有一句养生心得:“一动一静胜过吃补药。”动,就是打网球;静,就是万老的第二法宝:打桥牌。万老不相信任何灵丹妙药,也不相信所谓的长寿妙方,唯一信赖的就是锻炼身体。他常说:“打网球能让我四肢灵活,打桥牌能让我思维敏捷。”现在,万老只是耳朵有点背,但是读书看报眼睛还好使着呢;他的反应也很灵敏,与万老聊天,他依然能一语中的。子女们都说,父亲这是得益于经常体育锻炼的缘故啊!

  说起万老打桥牌的“牌龄”,还是与共和国同岁呢!1949年,解放战争进入了关键性阶段。同年3月,万里随刘邓大军向大西南进发。在赶赴重庆的江轮上,领导人为了在紧张工作中放松心情,有时会忙里偷闲打两局桥牌。也就在那艘江轮上,万里与宋任穷一起学会了打桥牌。邓小平同志是桥牌的痴迷爱好者,万里随着邓小平一起迷上了桥牌,后来他们俩成了桥牌桌上的好战友。

  众所周知,打桥牌是一项紧张而刺激的运动,打牌时不但要冥思苦想、聚精会神,还需要有当机立断的果敢。桥牌比赛一场32副牌,上下两节规定256分钟。就是平时打着玩,也要费脑伤神,不敢有丝毫懈怠。而万老则以此为乐,在桥牌的紧张气氛中锻炼自己的思维。1985年,万老还与有“世界桥牌皇后”之称的杨小燕一起被国际桥牌新闻协会授予1984年度最佳牌手奖—所罗门奖。杨小燕曾这样说:“同中国领导人邓小平、胡耀邦、万里打桥牌时,总能让人学到很多东西。他们的神机妙算,尤其是叫牌的胆略,总是超乎常人的意料……”

  而今,万老打桥牌的热情依然不减,他的子女们也会常常伴在父亲左右,看父亲在变幻莫测的棋局中如何运筹帷幄。万老则时而眼观六路,时而凝神静思,徜徉在与牌友斗智斗勇的快乐中。

  革命乐观主义

  自离休后,万老就给自己立下了三条规矩:不参加剪彩、奠基等公务活动,不写序言,不题词。据万伯翱介绍,万老近10年了没有离开过北京,“他是怕麻烦别人,若是出去的话,就要动用专机专列,当地政府肯定会花时间和力气来接待,这些都会浪费国家钱财”。所以,对于万老,和家人一起出门旅游就成了一个遥远的说法。每天吃完早饭,万老会在院子里散散步,他将祖国的大好河山都记在脑海里,回味一下或听出差回来的儿女讲讲,就很满足了。像万老这一辈的老革命家,永远将人民利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

  万老的妻子边涛患有老年痴呆症,万老更是很少出门,一有时间就拉着她的手在院子里散步,陪她吃饭、帮助喂药。2003年,夫人边涛与世长辞,万老伤心不已,站在妻子的床前黯然泪下:“你走了,我怎么办呀?”

  万老的长子万伯翱说:“母亲走后,父亲的情绪许久恢复不过来,我们五个子女每周都回去陪他,我妹妹更是天天在他身边照顾他,后来,父亲的情绪才渐渐好转。”如今,万老的五个子女一到周末就会一起去中南海看望父亲,让老人享受天伦之乐。

  万老的生活俭朴,房间摆设可以说是家徒四壁,大件电器也就是电视机。他的起居生活十分有规律,如同一只走时精确的钟表。吃饭也以山东风味的清淡饮食为主。离休后,万老将抽了几十年的烟戒了,酒喝得也少了,只有家庭聚会时,才喝上两杯茅台。

  “父亲一生献身革命,到年老时,也从不信什么灵丹妙药和什么保健食品。他一直信奉运动是最好的保健药,可以说一静一动两相宜,而最重要的还是他那乐观开朗的心态,这一点最值得我们向他学习。”60开外的万伯翱如是说。

  万里资料:

  万里,原名万明礼,1916年出生于山东东平。历任冀鲁豫区党委秘书长,南京市军管会财委副主任、经济部部长、建设局局长,西南军政委员会工业部部长,中央建筑工程部常务副部长,共和国第一任城建部部长,北京市委书记处书记、第一副市长,铁道部部长,安徽省委书记,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等职。现为中国网球协会和中国桥牌协会名誉主席。

(实习编辑:裴倩)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
热门资讯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