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生活

,跟老人在一起住很累心 五月天——下

字号+ 作者:夏日探戈 来源:看来被封杀了 2017-02-28 18:21 我要评论( )

好吓人呀! 一个月又过去了! 妈妈,Hua 二位教/授写邮件汇报近期进展。 给Don,时间不够用,伴有雷雨 I'm wr/app/ing up my 2 weeks in Vir/ginia and will beheading to the Raleigh/Durham area in N. Car/olina on Sat. I have 6nights there and then s

好吓人呀!

一个月又过去了!

妈妈,Hua 二位教/授写邮件汇报近期进展。

给Don,时间不够用,伴有雷雨

I'm wr/app/ing up my 2 weeks in Vir/ginia and will beheading to the Raleigh/Durham area in N. Car/olina on Sat. I have 6nights there and then starting West with 2 nights in wes/tern NCar. and then staff conference in Johnson City! Whew! It's beengood, lots of conver/sations about research and the school year.How are things going for you?

大家都忙碌。W正在继续着工作旅程。傍晚收到信息thin/gking ofyou:

妈妈啊,跟大家在网上讨论一个项目的设计参数,总得有所提示吧。

5月31日星期五 阴有阵雨傍晚大风,上帝在一个人即将过完一生时,代谢缓慢带来的。我说,可能是因为年老,不知道真假,不是手抖就是腿颤。Y在我旁边说:在一部韩剧里面提到上了年纪的人身上有一股“老年味儿”,是养老院大巴送来的。很多人看起来都有点颤颤巍巍的样子,据说很多都来自养老院,更多的是过节一般的欢快和热闹。

回来后,不时站起来跟着音乐旋转、扭摆。这种露天音乐会没有室内乐的严肃,有“鬼老二”之说)似乎一刻都坐不住,至始至终坐在椅子上跟着旋律用小手在大腿上打拍子;六、七岁的老二(咱国认为中间那个孩子最调皮,爸爸只好站到场外去;八、九岁的老大性格安静,粘着爸爸要“骑大马”,两三岁的样子,小女孩最小,观察那几个孩子也很有意思。三个孩子三个性格,一个小女孩。在欣赏音乐的同时,三个孩子——两个男孩,甚至本城作曲家的作品。

目光不怎么敢在那群老人那边停留——容易引起某种伤感。那些老人,像,也有美国本土音乐,比如El Choclo Tango,五月天——下。也有拉美的舞曲,其次是娃娃和他们的父母。音乐既有欧美的传统音乐,听众以白发一族居多,大多数人赶不及来或需要宅家休息,音乐会已经开始。或许年轻人才下班,浓浓的树叶已经把河床遮盖。

我旁边有一家人,顺手照了几张河边老树,如此陶醉!

走到Downtown时,一切显得如此美妙,仿佛也照进了我的内心,内心柔软——夕阳照着大地,脚步轻快,嗅着空气中浓郁的青草味道,拍拍鸟,多么漂亮啊!

穿过老桥,拿回家里插在那个水晶花瓶里,我曾经在郊外采了许多的大蓟花,您还记得么,正开着花!妈,只拍得它们的轮廓。

我看看花,不敢靠近,可惜我的相机不好,愣头愣脑地看着我,我倒是欢喜!那些花儿、鸟儿悠闲自在地站着、飞着、艳着、叫着。看看。我的那几株干花依然在微风中挺立……

铁丝围栏里长着很多大蓟,芳草碧连天,一年一年,真不知道这人窖这土地留作甚用,走过那片私人领地,这下果断出行。

那种赭色肚皮的鸟儿站在铁丝篱笆的木桩上,天竟然放晴了。本来一直犹豫去不去,大风驱散了乌云,一幅想要下雨的画面。到了近7点的时候,天还是灰蒙蒙的,最后又少不得发邮件给编辑说感谢的话。这篇文章要是不中简直太没道理了啊!

我早早步行前往。拎着相机,重新submit,我一看笑了:居然是个最原始的那种表格。修改格式,Ta把我发去邮件附表中的表格做成“format”又发回给我,就收到日本编辑的邮件,那不也是遵循专业期刊惯例的表格么——三线表啊:Only hori/zont/al lines are all/owed; no ve/rticalli/nes, boxes, or other lines may be used unless they ind/icate thestructure of the data. All tables should have the following th/reehoriz/ontal lines:

晚上7:30有露天音乐会。一直到6点,看了更是郁闷,都快成熟人了。G和Paul以及Zach都看不出我的表格有什么毛病。听劝发邮件跟编辑要“format”,编辑发来一期刊同一领域的一篇文章的链接,其实是一种保护。

正想着撤稿,那不也是遵循专业期刊惯例的表格么——三线表啊:Only hori/zont/al lines are all/owed; no ve/rticalli/nes, boxes, or other lines may be used unless they ind/icate thestructure of the data. All tables should have the following th/reehoriz/ontal lines:

One under the title, above the colu/mnhead/ings;One between the col/umn hea/dings and the body of thetable;One at the bo/ttom of the tab/le.

跟那个日本编辑邮件往来多次,有些戒律看起来是约束,要守613(?)条戒律。

5月30日星期四 阴有阵雨 傍晚转晴

我不觉得信/守戒/律是一种痛苦。我说过的,犹/太教规定丧失亲人只可以在三日内流泪。他们相信死亡是另一种生命形式的开始,我有时间会去看看。

台藉王老师开玩笑说犹太教徒很辛苦,或许,觉得不算难找,相互鼓励、安慰。我谷歌了那个地址,每周五有一个集会——痛失亲人难以从哀伤中走出来的人们聚在一起缅怀亲人,告诉我有一个地方,收到那个日本女孩郁子的邮件,有时间一定徒步来此处瞻仰。

我刚刚知道,心想,叶脉和叶肉颜色跟以往见过的很不同,又发现一种枫/树,心情上佳!坐1路归途,父母老是粘着孩子。鸟语花香,气温骤降。今日春光明媚,我是裹着浓浓的幸/福感走出沃尔/玛的!

傍晚,很自豪地当了一回英语老师!这种快乐情绪很感染人,一“杯”水。胖姨哈哈乐了,比如一“瓶”牛奶,我拎起牛奶说:喏,那个胖胖的阿姨边捏着装玉米的塑料袋便问我拿了几(How many),我赶快问她:老玉米的量词(穗?根?棒?)英语怎么说。胖阿姨不懂啥叫量词,我是一个多爱学习的人呀。结账处,一个才15美分!妈呀,100元能打得住?

几日阴天阵雨,哪一次去买菜,54元能干啥啊?G说,和老人一起住要发疯了。加税一共才花54刀。心里那个喜悦!在国内,果断拿下——尽管不是众人追捧的名牌——去名牌店还找不到这么合身的呢!

老玉米真便宜呀,简直太合适了,一试,拿了一条4码的(好难得看见这么小号哇)进试衣间,看见牛仔裤打折,一筒薯片。路过女装部,一盒猪肉馅(gro/und pork)芹菜、四季豆、5只番茄,5苞老玉米,四只洋葱,一袋胡萝卜崽儿,一袋黄砂糖(咖啡用),一大袋(12片)原麦吐司,是最好的夏日冷饮),酸酸甜甜,一勺果味yogho/urt,加入蜂蜜,兑上一点酸奶,一桶s/our cr/eam(真正的酸奶,一桶脂肪含量1%的牛奶,一串香蕉,10个红桃,今日赶快坐1路去沃尔玛购物。

结账,今日赶快坐1路去沃尔玛购物。

收获是:10只大红苹果,要不是有些定力,别怕麻烦。唉,一直动员我写信给编辑详细咨询。我耐心劝自己:千万不要和老人一起住。要冷静,你的表格就是这样的啊。最后,都说,请他们解释ruled lines是嘛东西,从来没有被指出我用exel做成的表格有什么问题。拿给几个美国同事看,The tab/les sho/uld also be form/atted using rul/edlines throu/ghout (with the data ne/atly arran/ged in rows andcolu/mns)。多次在Elsevier投稿,表格嘛,这回说两个错误需要纠正:Title page需要作为单独的附件上传,还是把稿件退回,说fig/ure cap/tions不要分开传。

冰箱里水果和全麦面包告罄,跟老人在一起住很累心。又把论文打回来,各部分分别用“Manus/cript”选项传了一遍。过两天编辑来邮件,不能够包含在正文里。

于是我又合起来传了一遍。天啊!今日又收到编辑(看名字是一个日本人)邮件,表格也要单独上传,还要把fig/ure capti/ons列表放到正/文参/考文/献之后,说要单独把“Ti/tle pa/ge”分出来,编辑打回来,第一次,还是依照投Else/vier的行事,他们的要求与Elsev/ier有差异。我没注意这一点,最近又投稿一篇论文。

好吧,最近又投稿一篇论文。

这一次投稿的专业期刊属于Spri/nger旗下,能动的是指头,就让敏落个手腕以下半身不遂吧——得寸进尺的祷告是——不遂的是手掌,如果实在要闹点儿车祸后遗症,他们很是沮丧。

妈,别妨碍这家伙跟我网聊就行(工作场所是不能语音的)。敏子的回复也不失幽默。难得一个能够意会幽默的朋友。

5月29日星期三 阴有阵雨

跟敏子开玩笑说:祈祷上帝,课题组继续开会。L他们的课题在专家审定后仅被评为“合格”,没有参加读书会。

晚,2.证明project是自己所作,1.承认错误,由他们去甄别、去处理。把淳吓坏了。我建议他赶快发邮件给教授,说把两人的project都交到校方了,那个同学仍是大部分copy他的。教授今天发来邮件,结果,并叮嘱不许抄袭,淳才发给他,打来好几次电话,一个中国同学要看他的设计思路,问我有什么建议——淳做完课程project,说淳出事了,感受到日本人编/辑的认真。

Gery有事,感受到日本人编/辑的认真。

江发来信息,最近课题组会多,总是开不完的会!做不完的各种汇报。

中午收到期刊发来再投稿要求,却下起大雨,犹太人尤其讲究传宗接代。我不知道老年人哮喘该怎样治。

妈,没有去成。T回国参加失/独家庭研讨会。

5月28日星期二 阴有阵雨

Memorial Day,盼着下午去听音乐会,她私底下希望生一个男孩以传续family name。Brigs有1/16的犹太血统,Brigs的妈妈则更进一步,但男人想要一个孩子当一回亲爹,那个女子本不想要孩子,38岁时娶了一个有2个孩子的女子,生男孩总归是许多人内心的渴望。Brigs的妈妈就是这样!Brigs有个弟弟,比如家族姓氏由男孩子延续,而是主动地放弃作恶的“权利”——对上帝完全的surrender。但人心有时候又是相通的,但这种敬畏不是被动的约束,前者心中有敬/畏,不能说有信/仰和没有信/仰,中国的观念仍是根深蒂固。

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区别,Linda说小孩子怎么可以,医生建议使用棉条,量大,大家说起棉条的事情。Linda的女儿上初中,今天休息时,感受到中西方在观念上的差异和相同的地方。比如,渐渐地,我很庆幸!感谢爸爸妈妈!

L来美国好几年,也需要始于小时候的“童子/功”。这一点,热爱歌舞!

妈,我很庆幸!感谢爸爸妈妈!

5月27日星期一 阴有阵雨

舞蹈,要准确表达,肢体在“凝固”中或缓缓“萌动”或瞬间“绽放”,很多动作都在地上完成——或卧或伏或跪,拂柳的风……这种萌动都是用肢体语言来表达,润物的雨,含苞的蕾,抽芽的树,破土的苗,每一个场景都有一种萌动——化冻的河,早晚在家都会自己练习。舞蹈表现的是“春/”——春来了——聚光灯缓缓扫过舞台,和老人一起住要发疯了。我刻苦啊,不少人出去旅游或利用暑假回国了。June夸我学得快——我是唯一一个能够完全跟上她的。我说,继续去跟June她们练舞。人数少了很多,我得等他!必须跟他一起去!

舞蹈时需要天分(gi/ft)的!June说她对舞蹈的擅长来自妈妈的基因——妈妈是杭州人,我说,我不禁低声赞叹:这个画面太美了!让我想起被欧洲宗教画家千百次描摹的“Mado/nn/aand the Chi/ld”!

下午,加上怀着婴儿的恬静,那垂下的眼帘、慈爱的表情、如玉的肌肤,金发的她低头看着毛毛,令人爱怜。Beth接过去抱着,小小的手臂和指头,他仍两手托着腮帮子酣睡,天使不过如此啊!尽管大家在旁边叽叽喳喳地议论他,让我想起某个卡通片里可爱的的河马大叔。

大家聊起要去纽/约百/老/汇看歌/舞,听听在一起。嘴巴张得老大,我已经是PhD了。黑黑的Jahsh,实际上,比如硕博连读之类。我说,说打不打算继续在这里深造,Jahsh开始问我问题,说工作难找!我有些吃惊——肯国教育程度居然这么高?

Jane把35天大的儿子跑到教会——小家伙漂亮极了,让我想起某个卡通片里可爱的的河马大叔。

好一会儿他才说:难以置信!难以置信!

接下来,他摇头,得了博士学位回肯是不是很好找工作,但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过的。再问,他说通过了,他头疼死了!问他那门数学公式很多的课通过考试了没,大部分都是数学公式,听老师讲课,刚来时,他最怕数学了,他说他正在考虑是否硕博连读。他说他学习的是工程,他说他是硕二。我问他有什么打算,便问他几年级了——我一直认为他是本科生,仍没有多大进展。

说到来了两年,说他来两年了,但他们的口音很重,Jahsh他们的英语听和说完全没有问题,他说真是难以置信。英语也是肯国官方语言,他就很吃惊——Wow!

我说在中国学的,说我一开口朗读,跟肯尼/亚的Jahsh聊天。问我在哪里学的英语,然后讲解、讨论。

散后,轮着每人念一段经文,大家继续学习The Gene/sis。仍是那种Gr/oup lear/ning的模式——大家围坐成一圈,小组里有不少“新人”,令我受教。

敬拜后是主/日/学校。今天由Ben主持,也不可憎恨或厌恶跟自己不一样的人。这个布道与我的价值观契合,切不可以以自己为“永远正确”的标准来要求或评判别人,兄弟姊妹要互信互爱,才能很好地完成主要我们去做的工作。所以,才形成主的“整体”,信靠主的人们聚集在一起,有些人得到别的Gifts——就像主的各个部件或器官,有些人得到好看的外貌,有些人天生动手能力强,有些人得到语言的天分,每个人从主那里得到的恩赐都不一样,只有bigvoi/ce的gift。

今日牧师布道主题正是Gi/fts——主的恩赐。牧师Don说,没有歌唱的gi/ft,相比看老人过分依赖子女。他说,他笑了,觉得他的声音很适合唱歌剧。跟他提起,声音很好听。他曾在意大利待过几年,坐Paul的车去教/堂。Paul在众人面前朗读圣/经,又是周日。

早,时间飞驰,与枫/树其实差别还是很大的。

妈,与枫/树其实差别还是很大的。

5月26日星期日阴有阵雨

到家细看枫/香树叶,炎很是担心,宪/政之争正沸沸扬扬,什么/宇宙/真理,遇到的第一个“Badguy”!

国内,在流里流气地坏笑。这是我到此这么久以来,一个坐在副驾驶上的白人小伙,扔下一句高喊:Lea-ve-the hole-al-one!我扭头看去,一辆皮卡试过身边,想拍照来观察。正在进行,高举相机,于是踮着脚尖,看不见洞有多深,发现树上有一个大树洞,很有趣。路过一棵高大的老加杨,摘了一些树叶拿在手里细看,在国内应该不便宜。

一路走走停停地观察树木,老年人死前脾气会变吗。一大袋才3.75刀,质量极佳,错过了。可惜!

傍晚到印度人开的小超市买了水果。还买了一袋花生米,D未收到邮件,好像我什么都不缺!

下午本想去听台湾W女士的讲座,准备齐全,很多人都在“组团”前往。我仍无动于衷。

从国内带来的三大箱东西,最近Out/lets又促销,公众假日,便不再有在此光顾的动力。

周一是Me/mor/ial Day,空手而归,上回在迈/阿/密去过一次Outlets,我连附近的Out/lets都没去过,更不要说抽一整天时间专门去购物了。是的,便放弃。近期的Gar/age sa/les都没有时间去逛逛,气温才16度。

本想去周六市中心的农贸市场。想起要写论文,降温了,终于发现它的“档案”——鸭蹼楸(ezhangqiu:))。兴奋!

妈,想弄清楚这是什么树。查了开花乔木,并用手机拍了照,摘了几片树叶,看见一棵树开着我从来没见过的淡雅的、精致的花朵,刚才才收到信息说:still alive.

5月25日星期六阴有阵雨

路过CC旁边的那篇树林,好几天不见踪影,把钱汇给这个人。

敏子也有事了——Been to A&E and had a check-up. Nofractures. The main problem is whiplash injury causing severeheadache, dizziness, stiff neck and back pain. Took one tramadolwhich caused three collapses due to postural hypotension. Sostrongly suggest you to be careful for its side effects. I saw mydoctor again and changed medication. Much better today.车祸后说头疼,说很是担心这十几个已经被“无德/无/信”种群洗了脑的、缺乏防备之心的同学们,果然是假的——琀信箱被盗!赶快给班长发邮件告知情况,对于老年人乱发脾气是啥病。一问,就疑心得很,琀正用手机挂Q,有点上瘾。

见国内班级群里,有点上瘾。

The hotel manager will not let me leave until I settle thehotel bills.$2,900 is all I needto sort myself out. Now I am freaked out and I need help. Let meknow if you can help. I promise to pay back as soon as I am backhome.

班级海外Group里收到琀的求救信息:This had to come in a hurry and it has left me in adevastating state. I came down here to Manila, Philippines for ashort vacation to visit a resort and got mugged at gun point lastnight at the park of the hotel where I lodged. All cash,creditcards and cell were stolen off me. I have been to the embassy andthe police here but they are not helping issues at all. My flightleaves today and I am having problems settling the hotelbills.

早起的晨练改成跟着视频学习民舞基本功——身韵训练,我每天花不少时间练功。

boys will be boys确实是一个有趣的热身舞蹈。

妈,去看看您住的地方,我得找机会回去一趟,妈妈现在住的地方是不是不洁净???

5月24日星期五阴有阵雨

妈,就醒了,我是多么想帮妈把家里弄干净再离开啊……

再想,没有来得及拥抱妈!

为什么每一次梦里相见都留下遗憾啊?!

想着,愣在那里,我给你找一条新毛巾。我盯着地上的灰尘,该是很久以前了,但是,好像这条毛巾你以前用过,说:哦,但我得给你找一条。妈从屋里挂着的衣服旁取下一条毛巾,说:这是我的毛巾,现在看来真是一场误会啊!

妈问:你找什么呢?我问:妈。毛巾呢?我想擦把脸。妈手上拿着一条纯白毛巾,走前我一定要紧紧地抱一抱妈!心里顿时涌起一阵欣喜——之前竟然觉得再也没有机会抱抱妈了,一个念头冒了出来,忽然,我低头在那些衣服里继续寻找毛巾,不好!我走到阳台去——那里也晾了很多的衣服,拖了屋里湿湿的,我该给您拖一遍地再走的。妈还是那样权威:别拖,妈妈呀,哎呀,我心疼地说,想擦把脸再走。我看见地板上很多灰尘,我到处找我的毛巾,和老人一起住能忍多久。但醒来后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想不起来了!记得的只是我打算离开时,做了好些事,似乎是洗了准备收起过夏的样子。我们一定在一起说了好些话,算是帮我去了一块心病——我宁愿相信妈您真的收到了!),一会儿就都烧完了,弄了一些汽油和木柴,他们几个把我装好的妈的冬衣和鞋子拉到郊外一个坦克训练基地,本月14日,尤以冬衣为主(F告诉我,屋里挂着很多衣服,但样样齐备。妈一个人住,虽不豪华,梦中见到妈了——

那是个我不熟悉的居所,却又睡着了。竟得一梦,顺手消去铃声,醒来,专门用手机设定了闹铃。

闹铃响时,又担心睡过头,想小睡一会儿,很累,不想离家太远。

冒雨走回住处,独子,但老公想博后学成归国。玮说老公是山东人,她不想回去,女儿才1岁多,人在。也有想留下就业的。玮和丈夫有分歧,只是修一修。边修边说将来各人的打算。有打算回国的,刚开始不多久就下起雨来。赶快转移到屋檐下。女孩子的中长发,本来在露天草地上,步行去CC给玮和小禾理发,当着休息,守候鸟儿……

中午,他花很多时间在公园里,等待花开,那成了他的精神寄托——每天,真是出乎意料!

5月23日星期四阴有阵雨

爸拍了很多花鸟照片,说Hai/信居然同意更换一台新的,修了3次都没能平稳运行。今晚接到哥信息,多次出现故障,说买来两年,不免又让我伤感起来。

哥在梳妆台抽屉里找到票据了。哥投诉,问我知不知道那些票据和保修单都放在哪里,昨晚哥说家里一台海/信空调又不制冷了,我获得了您的遗传!

妈,这点,您爱树!妈,只有您可以跟我谈论这个话题——您认识很多树,有些人或许还会认为很无聊。我知道,都是翼果!

5月22日星期三阴转多云

分解动作——人都快被分解了

屋子附近的橡树

跟周围的人没法分享这种乐趣!似乎没有人关心这个,而不论三角枫、五角枫……还是七叶枫(日本红枫),我对这个“发现”兴奋不已——枫香果实是球状的,初来时,我还不知这里有没有山毛榉!

枫香的果实与这里的枫树果实大不相同,比如——山毛榉……目前,听起来同样亲切,橡树还是世界上最大的开花植物。

您教我认的那种枫树其实是枫香!它们和真正的枫树并不是一个科一个属的呢!

还有一些树,据说,我才知道它们真正的样貌——树的姿态和叶的形状,只有到了这里,但总归有些模糊,海涅也曾把歌德本人比作“百年橡树”;在一些绘画里也有橡树的形象——比如Shishkin的画,歌德写过橡树,或许因为它们经常出现在一些文学作品里,总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发现好几种枫树和橡树。LJ笑我:精力又过剩或过盛了!

对橡树,查看它们的花朵和果实,我边走边观察树木——看它们的叶片,走在夏日未落的路上,到时候抽空去看看。

到目前为止,小城的爱乐人士会在第三街举办一个露天音乐会,每周有一个晚上,在夏日,我对这些作品还算熟悉。据说,他们谈起亨德尔、巴赫的宗教音乐,大家谈起了古典音乐。很庆幸以前对古典音乐的痴迷,谁知这个竟成了临时话题,我说我去听音乐会了,有情况要记得躲到那里去避险。

归途,中国老人搅孩子。说楼下有地下室,问我情况如何,很担心,说看见报道说遭灾,禁不住又伤心起来。

傍晚是读书会。开始前大家互问近况,醒来想到这些,我失去两个亲人,两年半中,想逗她开心……

上午宅着写东西。收到W发来信息,给老太太跳曼波,令我忍俊不禁。我翩然起舞,言语一如既往的幽默,很有活力的样子,竟然梦见老太太了!梦中的老太太,不知不觉地睡着,体力透支,或许因练舞太累(某些平时运动不多的部位开始酸痛),我于是担心周围的避雷针是不是能够正常避雷。惊恐一会儿,阳台上临时放着桐留下的一个钢丝床(那可是导电的家伙啊),雷声阵阵。我一贯害怕打雷的,落地窗开着。闪电不时划破屋里的黑暗,阳台上的百叶窗更是哗哗地上下翻飞——睡前为了通风,把门窗撞得噗噗作响,大风轰隆隆袭来,熬成“热锅上的蚂蚁”了!

唉,拉伸到极限),这家伙认为我练舞运动量过头(每一个动作都得“hold”住很久,令人烦躁。正跟W通话,积攒在皮下,又仿佛被什么堵住,好像汗水在毛孔中不断渗出,然后洗澡、吃晚饭。感觉身上黏糊糊的,傍晚忽然特别燥热难耐。

后半夜,熬成“热锅上的蚂蚁”了!

现在知道是气候异常——

我跟着视频练习了半个小时的舞蹈分解动作,周一白天照常忙碌,龙卷风

妈,只要看见自己喜欢的球星就心满意足的——去看人,但真球迷们说:值得!伪球迷是跟着凑热闹的。有人说,票价奇贵,听妈的话!妈说过:做人要低调。

5月21日星期二晴转雨,而不是看球的。

我不知道能不能抽出时间。

一帮人又筹划去看NBA东部决赛,而已,只是精力比一般人充沛,我不聪明,他们会有什么反应?

不论如何,我都不敢把小时候练过3年小提琴的事情说出来——要是我跟这帮家伙说我会拉《梁祝》、《二泉映月》,此时,都很诧异。老人。鉴于大家已经有把我当成“奇人”的趋势,下回去芝城看画展要向我介绍这两个室友。

我只对密友说过,W说,意大利人学习fineart,那个韩国人学习音乐,昨晚她留言:Just had a car accident yesterday (I was onmain road and another woman suddenly came out of a side road). Allsymptoms appear today.

大家知道我下午练习舞蹈,前天她出了一起小车祸,说起敏子,以及后来各种的蹭课……

W在芝大与一个韩国学生和一个意大利学生合租住房,我说起敏子的父亲,可惜没有好好去感受。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交响乐的,也有“交响乐进校园”的活动,清大读硕时,他在哈/工/大读本,我简单地解释了古典交响乐的乐队组成、音乐调式、乐章结构。W说,他们都说听不懂。回家的路上,完全是为了得一个“我在米国听过音乐会”的经历,但我的情绪依然在乡愁里飘忽。

哦,但我的情绪依然在乡愁里飘忽。

他们几个来听音乐会,远离亲人和家园,泪水滚落难以抑制——身处这个“新大陆”,下半场带给人的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当那段熟悉的思乡旋律响起,才开始德沃夏克的“Newworld”。

尽管后面的乐章充满了希冀和奋发,改换成古典交响乐的布局,移去爵士鼓和钢琴,重新布置舞台,中间休息,前半场是爵士,飞快地将自己收拾成晚装的打扮。

上半场那种奇特的切分音让人有种蠢蠢欲动的不安分的欢乐,我马上更衣、施淡妆,让他们边吃边歇一会儿,LJ、Ling和刚从芝大过来的W一起赶过来汇合——我们约好今晚去听交响乐音乐会。

音乐会分成上下两个半场,飞快地将自己收拾成晚装的打扮。

赶到音乐厅时间正好。

我给他们每人一盒酸奶,LJ他们就敲门了,刚吃完饭,冲了澡,去排练舞蹈。June领着大家以boys will be boys曼波热身。练得汗涔涔地往家赶,愿他们平安、喜乐!

下午2:30-5:30,一直是我遵守的做人原则。我一直衷心祝福那些恨我、多次更名前来诅咒、谩骂的人,但这些文字,我虽不算信徒,我必报/应。你知道很累。”。

妈,让人发/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宁可让/步,不要自己伸/冤,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亲/爱的兄弟,要留/心去做。若是能行,不可诅咒(Bl/ess tho/sewho perse/cute you; ble/ss and do notcur/se-----)……12:17-19:不要以恶/报/恶。众人以为美/的事,要给他们祝福;只要祝福,lovefor ene/mies)以及罗/马/书12:14那段话:逼迫你们的,路/加/福/音爱/仇/敌(6:35,牧/师布/道的主题是“爱”——基于哥/林/多前书13章的那段有名的文字,坐Brent夫妇的车子去教会。今天,希望可以有效清除。

9:50,拿着吸尘器满屋子吸尘,应该是透明的、微小的那种。一大早,刚刚从卵内孵化而出,皮肤上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爬动——尽管非常轻微。想来是一种微小的蜘蛛幼虫,昨晚,年收入可增加几W。

妈,哥说稍稍提了价,也是一家房产咨询公司,准备把您的照片镶进好看的镜框里。

5月19日星期日 晴

家里一切顺利!那层写字楼找到新的租户了,这里就是很好的练功房!她邀请我们平时去她那里练功,只要暂时把车子开到空地里,装上整面墙的镜子,她也会抽时间在家里练习——她把家里的车库改造成练舞的的地方,即便没有排练活动,业余时间热衷舞蹈,五月天。也值得花时间去刻苦练习。June是学材料的,即便从塑体的角度来看,身体曲线曼妙,如果跳得好,有空便对着视频练习基本步伐。

昨天去沃尔玛还买了两个木制镜框,有空便对着视频练习基本步伐。

这种塌腰撅臀的舞姿,谈起一个项目合作的事情——J一直想做科研成果转化工作。最近,一整天宅在家里写计划书。中午跟J网聊,日程又是排得满满的!

June发来舞蹈分解动作视频,要赶写中英文计划书(propasal)。

昨日拿到一笔税后2W3K的咨询费。

妈,日程又是排得满满的!

5月18日星期六 多云

周末,她属于没有背景,尽管在老家人看起来,确实不容易,会飞吻、会招手再见……冰好像情绪好了一些。

生菜和胡萝卜崽儿,靠自己努力实现梦想、令人艳羡的成功人士。

归途——马路的另一边

枝头春意闹

明媚春光

冰,10个月就会叫爸爸妈妈,又逗她说咱干儿子是多么漂亮、可爱,赶紧从襄/樊赶来。

安慰了冰一阵,哪天直接过来给您家姑娘收尸吧。把自己妈妈吓坏了,不来也好,妈妈说怕婆婆不高兴。冰说:好吧,跟老人在一起住很累心。冰电话叫妈妈来帮自己,她觉得自己爱他没以前那么多了。

婆婆最近回随/州,变得不怎么体贴人,似乎是以逃避的态度来面对家庭鸡毛蒜皮般恼人的琐碎,经常为加班加点,做起来公务员,她的阿勇哥已经转业(放弃军籍),要何家人亲自教养(意思是冰娘家就不要来带了)。

冰说,不时提醒说小龙人儿是何家的香火传人,弄得冰儿很累。婆婆封建思想还很严重,孩子不时拉在裤子里,但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可以跟婆婆红脸.婆婆不太会带孩子,冰儿其实接受不了,至今6个月了!婆婆带来很多农村习惯,婆婆来带娃娃,陪伴她3个月后,其实也是求我“网疗”——她说她快得抑郁症了!小龙人儿10个月了。冰儿妈妈侍候月子,她找我网聊,我还不能做到入乡随俗。

晚(冰儿的白天),这一点,打开封着的塑料袋就咔嚓嚼起来,有空还是会做一些“大餐”的。

经常看见当地人从沃尔玛买来的胡萝卜崽儿洗都不洗,辅以KRAFT的CLASSIC RANCH saladdressing(沙拉酱)。慢慢离开油烟。当然,英语名字也好有爱:Babycarrot(胡萝卜崽儿).

最常吃的蔬菜是生菜、胡萝卜崽儿和甜椒,完全没有以前吃过的胡萝卜那种不舒服的气色,味道很好,到底是没买。我在泰国买的那套比基尼还在箱子里放着呢。

我现在已经很习惯吃生鲜菜蔬了。晚饭常常是一盘蔬菜沙拉——这里的小胡萝卜甘甜清脆,上身后应该很好看的。不过,把一套蓝色的展开看了看,每年要消耗好几件泳衣。

在比基尼柜前转了一下,我常年游泳,比国内便宜太多了!兴奋得条件反射般地想打电话给妈妈!在国内,才15刀,质量很好,上次买了一件游泳衣,忘说了,妈,一边填货一边跟我轻声闲聊。

哦,过程令人愉悦。。一个胖胖的黑姑娘员工负责化妆品部,自己看着也是喜欢的。从众多颜色和花色里找到自己需要的那一款甲油,从凉鞋里露出来,喜欢把脚趾甲涂成淡淡的粉色,我像以往那样,一瓶指甲油——夏天来了,脂肪含量2%的牛奶仍是2.06刀……全麦面包反而降了几十美分)、香蕉、全麦面包、汉堡、牛奶、酸奶、饼干,香蕉还是50美分,这是大半年来发现的为数不多的物价变动。其他的东西价格很稳定——黑布林仍是2.98刀,跟老人在一起住很累心。由1.39涨到2.30$一磅,那种暗红的蛇果终于涨价了,我记不清路。

买了苹果(不是蛇果,是晚上来的,不过,我去过这里跟老人们唱歌,我会独自去——以前,或许下回,下次我知道1路车可以到这里就好,和善、耐心。形容老人生活的句子。我说,但很有绅士派头,回答是的。司机年岁不小,仍见有肥硕的鹅在漫步或亮翅休闲。

路过一站叫freindship house,问司机是不是一个退休人员居住的地方,没有施工的小湖边,美不胜收。很多居民区处理生活污水的小湖(lagoon)都在做排水管铺设,芳草碧树,沿途,司机都是熟面孔了。

沃尔玛在郊外,下班后乘1路去沃尔玛,曾得到这个性格活跃、话语幽默、有入主国会雄心的金发小伙很多帮助——他这样写道:use me as needed. If you are ever in Cincinnati please let me knowand we can meet up.

妈,定要找他聚聚。初来乍到时,说若去那边,他要去辛辛那提工作了,我们一一点评。

5月17日 星期五 多云

收Zach邮件,好几个实验设计还要不完善之处,课题组硕士生做presentation,但还是喜欢去沃尔玛。

晚,如论如何要去沃尔玛采购了。其实也可以去附近印度人开的超市或中国人开的超市,明天,我又犯了愚钝的毛病了!

冰箱里仅剩一只苹果,会不会是阿屏的生日啊?或许,忽然想,我只感觉到眼泪那股“夺眶而出”的力量……

回转的路上,我们都闭上了眼睛。我不知道阿屏都念诵了什么,阿屏将双手按在我的肩上,行么?

我说好啊。面对面站着,请允许我为你妈妈做点仪式,今天有这个机会,一直想为你妈妈做点什么,阿屏说:我是佛教徒,我把在教会认识的一位台湾女士蒋小姐介绍给阿屏。

临分手时,谈话近乎耳语。上个星期,可以搞一个生日趴。我们压低声音,我不知道五月天——下。我那时又不外出的话,若她不回台湾,阿屏说,说了,我们就在茶几上慢慢享用。阿屏问我生日,拿出刀叉盘碟,笑盈盈地看着我。阿屏打开蛋糕盒,阿屏已经坐在一组沙发上,是很多人喜欢去那里静静上网的地方。走进去时,安静,很多沙发,我说我去找你吧。约好在Alumnicenter见面。一楼,要给我送来,分到不少蛋糕,阿屏电话说导师过生日,美妙!

下午,有一种特别的韵律,不疾不徐,还躺在床上就听见雨点打在房顶的声音,一早醒来, 妈,老人过分依赖子女。 5月16日 星期四阴时有小雨

五月天——下


看着和老人一起住很压抑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
热门资讯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